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严惩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2023-11-14 00:30
9

广州刑事律师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严惩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时效性:      现行有效

发文机关: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发文日期:   2023年06月25日

施行日期:   2023年06月25日

效力级别:   地方司法文件

广州毒品犯罪刑案件律师,广东著名刑事律师

目录

01 严厉打击制造毒品源头性犯罪——欧阳某某、罗某某、肖某某制造毒品案

02 依法严惩贩卖大宗毒品犯罪——刘某、陈某某贩卖毒品案

03 依法惩治新型毒品犯罪——周某、李某某贩卖毒品案

04 依法打击利用网络贩卖毒品犯罪——姚某某、朱某贩卖毒品案

05 依法惩治吸毒次生犯罪——颜某故意杀人案广州毒品犯罪刑案件律师,广东著名刑事律师

广州老检刑事律师团2.jpg


01 严厉打击制造毒品源头性犯罪——欧阳某某、罗某某、肖某某制造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16年1月初,被告人肖某某伙同他人在连平某地制造氯胺酮(俗称“K粉”),同年2月2日将制成的氯胺酮成品运走。同年11月初,被告人欧阳某某、罗某某、肖某某伙同他人在翁源某地制造氯胺酮,同月13日晚,欧阳某某指使他人将制成的氯胺酮藏匿于惠东严某某住宅内伺机销售。同年11月10日,被告人欧阳某某、罗某某共谋再次制毒,并纠集肖某某参与,为制造氯胺酮物色翁源某猪场为制毒场地、雇请制毒人员、提供制毒技术等,同月14日,公安人员抓获欧阳某某、罗某某、肖某某等人,在上述制毒场地缴获含有氯胺酮成分的固液混合物1118.7千克及制毒工具一批,在惠东严某某住宅内查获用透明封口袋包装的氯胺酮109.2419千克。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欧阳某某、罗某某、肖某某等人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规定,制造氯胺酮的行为已构成制造毒品罪。欧阳某某、罗某某、肖某某结伙制造氯胺酮数量大,社会危害严重,且均系主犯,应依法惩处。欧阳某某还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欧阳某某、罗某某、肖某某等人犯制造毒品罪,判处三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同案被告人田某甲、田某乙、周某某、钟某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其余被告人无期徒刑至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附加刑。

典型意义

制造毒品属于源头性毒品犯罪,历来是禁毒斗争的打击重点。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源头性毒品犯罪案件,被告人多次纠集他人结伙制毒,数量特别巨大,社会危害性极大。被告人欧阳某某、罗某某、肖某某均系该制毒团伙中罪责最为突出的主犯,罪行极其严重,被告人欧阳某某还系累犯,人民法院依法对三人适用死刑,体现了突出打击重点、严惩源头性毒品犯罪的坚决态度和坚定立场。广州毒品犯罪刑案件律师,广东著名刑事律师

02 依法严惩贩卖大宗毒品犯罪——刘某、陈某某贩卖毒品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刘某、陈某某结伙贩卖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二人与其各自同居女友共同租住在东莞市虎门镇某小区。经查,2015年2月至3月,刘某向他人贩卖甲基苯丙胺1479.4克,陈某某先后两次向林某某(另案处理,已判刑)贩卖甲基苯丙胺共16千克。同年3月17日,刘某将购得的甲基苯丙胺藏于租住小区地下停车场一越野车内,期间陈某某到高速公路出口处望风,从车内查获仿六四式手枪2支(经鉴定是枪支)、子弹2发(经鉴定是弹药)、甲基苯丙胺15.3千克。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陈某某违反国家毒品管理规定,贩卖甲基苯丙胺的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刘某还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其行为又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应依法并罚。被告人刘某、陈某某贩卖毒品数量大,社会危害严重,且均系累犯和毒品再犯,均应依法从重处罚。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刘某犯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决被告人陈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典型大宗贩卖毒品案件,被告人刘某、陈某某在短时间内多次、大宗贩卖毒品,均系累犯和毒品再犯,刘某还随车非法持有枪支,罪行极其严重,均系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的毒品犯罪分子,依法判处死刑。人民法院坚持依法从严惩处毒品犯罪不动摇,充分发挥刑罚的威慑作用,对走私、制造毒品和大宗贩卖等源头性毒品犯罪及毒枭、职业毒犯、累犯、毒品再犯等罪行严重的毒品犯罪分子严惩不贷。广州毒品犯罪刑案件律师,广东著名刑事律师

03 依法惩治新型毒品犯罪——周某、李某某贩卖毒品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周某为牟取非法利益,使用购得的电子烟烟杆、含合成大麻素的烟油、雾化器等物品,在其租住的深圳市某小区房间内组装成“大麻电子烟”,并通过微信发布贩卖信息。被告人李某某担任周某的代理,转售上述电子烟牟利。经查,2021年7月,李某某先后两次向他人转卖电子烟四支及电子烟油四瓶,电子烟油净重2.56克。周某除向李某某出售外,还向他人出售电子烟四支及电子烟油一瓶,电子烟油净重0.31克,并在其住处查获电子烟油151瓶,净重321.08克。经鉴定,涉案电子烟油均检出合成大麻素MDMB-4en-PINACA成分。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周某多次贩卖合成大麻素,数量大,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李某某贩卖合成大麻素,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周某、李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周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五万元。判决被告人李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典型意义

近年来,添加合成大麻素或其他成瘾物质的“上头电子烟”滥用趋势凸显,因其外表与普通电子烟相似,吸食方式不同于传统毒品,故具有较强的迷惑性。吸食合成大麻素类物质,会出现头晕、呕吐、精神恍惚等反应,过量吸食会出现休克、窒息甚至猝死等情况,吸食后易引发肇事肇祸案件,社会危害大。本案中被告人自行组装“大麻电子烟”并予以贩卖,既是源头性犯罪,又直接导致毒品流通,依法予以严惩。该案也警示广大群众,自觉抵制新型毒品诱惑,一些冠以“不上头”噱头的“烟粉”“水”“奶茶”等都可能会让你“很上头”,切莫以身试毒。广州毒品犯罪刑案件律师,广东著名刑事律师

04 依法打击利用网络贩卖毒品犯罪——姚某某、朱某贩卖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21年4月至10月,被告人姚某某在国外网站购入大麻种子后,承租山东省某地大棚进行种植,收获晾晒大麻叶,并伙同朱某进行贩卖。二人约定由朱某通过网络寻找买家后将买家信息告知姚某某,姚某某以物流邮寄方式向买家寄送大麻叶,买家再以比特币的形式向朱某支付毒资。2021年11月,姚某某、朱某以上述方式三次贩卖大麻叶,共计300克,收到以比特币支付的毒资。同年11月上旬,姚某某将1千克大麻叶藏入过滤器中经物流邮寄至佛山某物流点,同月25日,公安人员查获上述大麻叶5袋,共净重999.68克。同年12月1日,公安人员抓获姚某某,在其租用的上述大棚内查获大麻叶1箱及1袋,共净重8547.12克。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姚某某、朱某多次贩卖毒品大麻叶,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且属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姚某某、朱某积极参与实施贩卖毒品,二人互有分工,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姚某某归案后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朱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从轻处罚。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姚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判决被告人朱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典型意义

受境外部分国家或地区大麻合法化影响,大麻滥用趋势回潮。大麻类毒品包括大麻植物干品、大麻树脂、大麻油、大麻叶等,近年又逐渐出现各种各样的大麻衍生品,如含大麻成分的糖果、巧克力、烟丝等。本案被告人为贩卖牟利,通过网络自行购买大麻种子进行种植,收获大麻叶后通过“网络+物流+比特币支付”形式进行贩卖,情节严重,社会危害大,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惩处。同时也提醒广大群众,倡导健康向上的价值理念,警惕境外“吸毒亚文化圈”渗透,提高对毒品的防范意识和鉴别能力。广州毒品犯罪刑案件律师,广东著名刑事律师

05 依法惩治吸毒次生犯罪——颜某故意杀人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颜某系汕尾市海丰县的吸毒人员。2021年10月3日,被告人颜某因向父亲要钱买毒品遭拒,遂将其父按压在稻田泥水中殴打,致其被挤压胸部合并溺水窒息死亡。颜某在逃离过程中拨打了120电话,被抓获后如实供述罪行。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颜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被告人颜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颜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典型意义

颜某吸食毒品后杀害至亲,罪行极其严重,依法严惩。吸食毒品给吸毒者本人造成难以逆转的身心伤害,对家庭、社会也带来严重危害。吸食毒品致人行为能力失控,诱发抢劫、故意杀人等暴力犯罪,严重危害社会治安和公共安全。珍爱生命,远离毒品,是每一个社会公民应尽的社会责任。